广告

雪中悍刀行大结局 褚禄山呢?是死,是活?

你开心就好dj

永徽年间,黄阵图战王仙芝于武帝城头,九剑尽出,力竭而亡。这位陪伴徐凤年第一次走进偌大江湖的清凉山马夫,在死前以一式名为六千里的剑式昭告天下:西蜀仍有剑。清凉山死士吕钱塘于青州芦苇滩为赵楷符甲所破,伤重不治,骨灰尽撒广陵江中。因广陵江畔一剑破甲二千六百余而折损阳寿的老剑神李淳罡,在千里借剑邓太阿后安然离世。江湖剑客江湖生,江湖剑客江湖死。

剑州徽山之巅,籍籍无名四十余载的轩辕敬城一步入境陆地神仙,孤身独上牯牛降。在谈笑间连破二房轩辕敬宣、三房轩辕敬意以及家主轩辕国器后,轩辕敬城自引天劫,与徽山老祖轩辕大磬同归于尽。犹如雨落的桂花子中,轩辕长房之妻终展笑颜,自大雪坪纵身一跃,随轩辕敬城而去。二十三坛女儿红尽藏树下,大雪坪风雪依然。

在北莽之行中,徐凤年孤身狙杀北莽彩蟒锦袖郎、提兵山第五貉、龙腰城陶潜稚,西风瘦马,扬威大漠。坊间传闻,北莽魔头谢灵及昔日北院大王徐淮南的人间蒸发亦出自于北凉世子之手,但事实如何终不可考。世人只知,此后三年间北凉酒肆中绘声绘色传颂着的,始终是少年世子白马悍刀行的英雄故事。龙象军为迎徐凤年返凉直插北莽四镇,瓦筑军洪固安、提兵山宫朴死于龙象军铁蹄之下,北莽四镇连战连溃,边地小儿闻徐龙象之名而止啼。

铁门关外,出使西域的离阳皇子赵楷一行遭凤字营截杀,徐凤年击杀两朝帝师杨太岁,从这名昔日徐骁旧友身上讨回了白衣案的第一笔血债。随从尽没后,赵楷自刎而死,王图霸业终成空。

与武当掌教洪洗象携手看遍世间胜境后,北凉郡主徐脂虎病重而去;洪洗象向天证道,以三百年阳寿换徐脂虎飞升后自行兵解,莲花峰顶徒留云聚云散。马踏春秋六国的北凉王徐骁于清凉山王府安详离世,终与王妃吴素相聚。从此,北凉王府亭亭如盖的枇杷树下再无孩童欢笑打闹,也再无人负手而立。

西楚广陵道战事中,离阳宿将阎震春部遭西楚谢西陲部优势兵力围攻,阎家三万铁骑自阎震春以下皆向南而死。在西楚连战连捷的背景下,离阳淮南王赵英并麾下夏屏、侯大通、虞千山三将率四千近卫连破西楚三道防线后无力突围,以淮南军的全军覆没为离阳全面反攻拉开了序幕。

西楚败局已定的局面下,放话对西楚女帝势在必得的南疆道悍将王铜山死得毫无声息;尽管驿卒快马加鞭传来离阳方面对王铜山死战不却之功的认可,但在南疆老卒中却口口相传着一个“凉王一怒为红颜”的飘渺传说。

在北莽针对北凉步军统领燕文鸾的袭杀中,北莽江湖势力尽出尽灭。公主坟小念头,提兵山斡亦剌,北莽魔头阿合马、铁骑儿、口渴儿五人先后死于呼延大观及清凉山扈从徐偃兵追杀。三十年北莽江湖毁于一夕,此后数十年间始终无力与中原宗师一争短长。

祥符年间的凉莽拉锯战中,北莽连破北凉卧弓、鸾鹤、虎头三城,北凉守将刘寄奴、马蒺藜、褚汗青、朱穆、高士庆、杨骠、虎扑营荀淑皆阵亡于城破之日,风起大莽。蓟州方向,北莽王遂部兵发横水,张巨鹿门生卫敬塘坚守拒敌,以离阳文士风骨撑起了幽州骑军的对敌优势,追随恩师而去。

北莽南北朝以东线主帅杨元赞、柔然共主洪敬岩、宗室重臣耶律洪才相继阵亡为代价,将战线自凉莽边界推进至拒北新城,步步浴血。滚滚春雷声中,初代圣人张扶摇并春秋阳才赵长陵先后自散神魂,不约而同地选择以天人气数共佑北凉,百年意气尽散人间。以此为开端,第二次凉莽之战始于中原十八宗师于拒北城外携手共拒北莽大军。其中,剑道宗师隋斜谷,武当俞兴瑞,南疆拳师韦淼,武帝城楼荒,东越剑池柴青山,龙宫嵇六安,儒圣程白霜,刀术大家毛舒朗于半日内战死关外,长眠北凉。同一日,中原宗师重创半面佛慕容宝鼎,徐凤年大破北朝军神拓跋菩萨,少女贾嘉佳万军丛中取宝瓶州持节令王勇首级,武帝城于新郎阵斩北莽种凉;徐字王旗下,北莽再无一人言勇。在拒北城下身受重伤的目盲琴师薛宋官伤愈之后,与无心复国的西蜀苏酥携手离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此绝迹江湖。

第二次凉莽之战末期,北莽在南攻北凉的同时压境敦煌城,不日城破,原北凉骑军骁将徐璞于守城战中阵亡。公主坟楚狂奴为传递徐凤年之女生还的讯息遭草原骑军千里围猎,力竭身死。蓟州韩芳、蔡柏二将在离阳不得擅动的军令之下,毅然率军突出接应流州骑军,幽流蓟三州骑军合流大破南北二朝。在此之前,北莽慕容女帝溘然长逝,没能等到铁骑攻克怀阳拒北的音讯,也没能等到多年之前萍水相逢的辽东儿郎。

在持续数年的太安围城期间,曾在平定西楚叛乱中脱颖而出的顾剑棠义子袁庭山、春雪楼福将宋笠、上阴学

展开全文